文学迷 > 都市言情 > 隐婚试爱:宠妻365式 > 659 一年后(36)最大助攻,那两只


    AM包间里的男人一个个的拍手叫绝,看着景峰跟江之远两个人喝加了芥末的红酒,满满当当的一大杯。

    “吉祥居!”

    五分钟后,看到微信的钦慕回过去给他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午饭后钦慕她们也没舍得分手,一群女人逛街,吃东西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多,冯芳华在房间里待不住,要打电话给钦慕,穆子豪摁住她:“求你,这件事我们不管了!”

    冯芳华看着穆子豪的眼神,知道他是认真,但是她心里就是咽不下那口气,忍不住让让:“你看看咱们这个年过的,熠宸连家都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要这个家也不是头一次了,可是想比去年咱们家的冷清,昨晚这个年,你能说你不满足?”

    穆子豪便小心的问她,生怕问的急了她心里过不去,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我还敢有什么不满足的?可是钦慕那丫头,我真的是越看越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冯芳华还是生气,她才不稀罕钦慕来过年。

    “慢慢会好起来的,嗯?你再忍一忍。”

    “钦慕是回来跟你儿子离婚的,你以为他们还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管什么结果,你暂且忍一忍便是,用不了多久民政局就上班。”

    穆子豪提醒。

    冯芳华这才又稍微平静了些,就这几日,她再忍忍,看看那两个,还能闹出什么花样来,反正钦慕是铁了心要离婚。

    可是一想到曾经钦慕也铁了心回巴黎,还是被她儿子给骗了回来,她就不放心,钦慕的心眼,怎么耍的过她那宝贝儿子?

    冯芳华总担心穆熠宸又要耍花招,忍不住问她老公:“熠宸真的找律师了?”

    穆子豪……

    “这我哪儿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给律师打个电话!”

    冯芳华又想了想,实在是心里着急的很。

    “芳华!你就听我一次,嗯?你耐心等一等,等到民政局上班。”

    穆子豪哭笑不得,只得将他老婆抱住,柔声提醒。

    冯芳华最受不了他这样,便也就只能依着她了。

    穆熠宸晚上在JY等到钦慕,钦慕推门进去就看到他坐在休息去那里,一只手搭在沙发上,一只手握着只不算很大的杯子,眼睛却是直直的朝着她这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钦慕下意识的那么问他,其实心很慌张,眼神自然也有点躲闪。

    穆熠宸轻笑一声:“我若是不在这里,能等到你?”

    钦慕……

    中午若不是因为她,他也不至于叫景峰跟江之远受那罪,但是即便那两只喝了那杯要人命的酒,他也照样心里不得劲,他就是想让她出席他朋友的聚会又如何?她就那么排斥?说到底,那不也都是跟她好些年关系的人?

    可是她偏偏就跟那群女人去了吉祥居。

    钦慕似是感应到什么,下意识的就对他说了一句:“中午去吉祥居的事情是你妹妹提议的。”

    穆熠宸顿时胸口憋闷不已,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钦慕却用那种所以你怪不得我的眼神看他,走过去坐下的时候也有点慌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们店里下班早,你还要在这里坐多久?”

    钦慕看着店员送走一位顾客,而里面也是寥寥无几的几位,便又问了穆熠宸一声。

    “等的人已经回来,自然是得走了!”

    穆熠宸放下茶杯,握着手机起身。

    钦慕如释重负,跟着站起来,对看她的店员说:“那我们先走了,你们六点前下班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!好的!”

    店员答应着,然后就打开门送他们。

    穆熠宸目不斜视的先往外走去,钦慕背着包跟着,店员关上门,两个人站在门外看着那条宽阔的马路,都没有想第一个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先去爸妈那里吃晚饭,然后回公寓。”

    跟昨晚一样?

    钦慕实在是别扭,看他提步便赶紧的追上去:“穆熠宸,今晚,我就不过去了!”

    穆熠宸这才停下步子,转头看她,眼神相当吝啬。

    “不过去?爷爷打电话来特地叮嘱一定要你去陪,你说不去就不去了?”

    穆熠宸冷冷的声音质疑她。

    钦慕……

    左右那也不是她爷爷,可是现在弄成,那好像是她的亲爷爷。

    钦慕看他那么不满,那么嚣张,那么容不得她违背他一句,心里越发的不痛快,她与老爷子的情分是她跟老爷子自己的事情,可是现在像什么?

    这两天他都没提离婚的事情,她想着,他在等过完年,所以就不催,可是现在他又要叫她去穆家,她的心里实在是受不住了,便想要跟他提上一提,却不料,他突然就抓住她的手臂,扯着她往他车子那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穆熠宸,你弄疼我了,你松开,穆熠宸,穆熠宸……”

    钦慕大声叫了一声,在到他车子前的时候。

    穆熠宸转头看她:“有什么上车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钦慕眼眸里的烦闷稍微缓和,上了车。

    路边有些细碎的小雪,不成堆,不成行的,看上去有些凄凉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搭在那些雪上,更是给那些雪增添了几分凉意,眼下开春了,新的一年到来,雪不知道还有几场可以下,也或者就是没有了。

    正如人们,走着走着就散了!感情说结束,也就结束了!

    钦慕有时候觉得人生真的挺短暂的,身边的人,总是不经意的,就跟自己分别了。

    就连穆熠宸,也总归是要跟她各自安好的。

    钦慕望着外面那冷清的地面,第一次不想看天空。

    车子终究发动,钦慕的眼眸才稍微动了下,然后慢慢转头看他:“我不去穆家了!”

    她不是与穆熠宸商议,也无意与他争执,只是漫不经心,有点使不上力的跟他说明。

    穆熠宸听着她那话,无奈的叹了一声:“那就去公寓!”

    “我去钦家!”

    钦慕无奈,只得跟他郑重说明。

    穆熠宸决绝的眼神看她一眼:“去钦家?你忘了你曾经多讨厌那里?”

    钦慕苦笑,他那冷漠的表情,他那不容抗拒的声音,她都觉得不该对她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事!”

    “你的事?是啊!是你的事!”

    穆熠宸这话,有些咬牙切齿的憎恨。

    钦慕皱着眉头望着他,总觉得他像是要把她给拆罢了嚼吧嚼吧吃了一样,好像她的某根骨头已经在他的嘴里被他咀嚼着了。

    “总之我不去你们家!”

    即便知道他生气,可是最近每次去穆家,她都得耗上半生力气,她真的很累。

    “孩子呢?孩子也不要了?”

    穆熠宸只淡淡的问了她一声,不高兴的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又是孩子!

    钦慕无可奈何,却是低头苦笑,这一生终于有了让自己牵绊的人,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钦慕不再说话,只是静静地任由他把车子开往穆家的方向。

    只是当到了穆家,她要推开车门下车的时候,他又无情的说了声:“不必下来!”

    钦慕抓着门把手的手停住往外推的动作,疑惑的望着他,穆熠宸却已经关上车门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他是故意的!

    他根本就没想叫她进去,只是故意折磨她。

    钦慕又靠在座位里,赌气似地冷着脸,好像是一个讨厌药片的,被人拿药片耍了的小孩。

    穆熠宸到家的时候穆倾心也刚回去,正在跟长辈还有江宴炫耀她的战利品呢,茶几旁边大大小小的盒子袋子数不过来,不过他一进去,穆倾心的声音便立即止住了,只疑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爸爸!”

    “爸爸!”

    橙橙跟欢欢在看穆倾心给他们买的衣服,等穆熠宸一来,跪在地毯上拿着衣服披在肩上玩的他们立即站了起来,仿佛这一刻什么礼物,再怎么贵重的都不能挽留他们了。

    冯芳华坐在旁边看着,被他们那样子吓一跳的同时,心再次被狠狠地插了一刀。

    “嗯!回家了!跟爷爷奶奶再见!”

    穆熠宸答应了一声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冯芳华本来手里把玩着穆倾心买的小玩意挺高兴的,听到这话也是立即放下在腿上,不高兴的转过头去看外面。

    “爷爷奶奶再见!”

    “姑姑,姑父再见!子枫,下次再玩了!”

    欢欢跟橙橙礼貌的跟大人打招呼,又跟一直在旁边玩变形金刚没说话的子枫挥手再见。

    子枫玩玩具玩的眼神都有点呆滞了,听到姐姐跟弟弟说再见,抬眼看着他们,呆呆的问了声:“你们怎么不住在这里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早就不住在这里了,我们现在只跟爸爸妈妈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欢欢说。

    橙橙负责点头。

    子枫不太理解,又有点伤心疑惑的转眼看他爸妈,穆倾心无奈的叹了一声,对她儿子点了下头,又转眼看着穆熠宸:“哥,一定要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穆熠宸无言以对,只跟她对视一眼,稍微抬了抬手,俩孩子便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都不用说钦慕在外面等他们,他们仿佛就知道,一冲出去就往车上跑。

    钦慕下车去帮他们开门,被冯芳华看个正着,当即便将手里的东西扔了出去,冷着脸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妈!”

    穆倾心看到自己精心挑选的礼物被冯芳华扔掉,顿时伤心不已,但是冯芳华却没有要留下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别再计较了,你妈心里也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穆子豪小声提醒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这样啊,总嫌弃我不给她买礼物,我买了她又不珍惜,钦慕有那么重要吗?比女儿还重要?”

    穆倾心忍不住生气,坐回沙发里不高兴的撅起嘴。

    “钦慕哪有你重要?别自己乱想!”

    江宴低声跟她讲。

    “说是不如我重要,可是你看妈可有为我这么伤神过?现在整天为了钦慕绞尽脑汁,哼!”

    穆倾心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这你都妒忌的话,我跟你妈好好说说去,说说你一走就是好几年不见踪影,让你妈再跟你好好交流交流?”

    穆子豪笑了下,小声提醒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穆倾心立即闭了嘴,再也不敢跟钦慕攀附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真的不能否认,她母亲的确很在意钦慕,哪怕现在她母亲总想跟钦慕作对,但是她心里清楚,她母亲不是不理解钦慕,也不是不重视,只是不想看钦慕跟穆熠宸这么纠缠着却总也不安稳的生活而已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橙橙说:“今天姑姑给我们买了新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嗯!我知道!”

    钦慕坐在前面,答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妈妈你是怎么知道的?你白天真的跟姑姑在一起哦!”

    欢欢想到那会儿姑姑说的话,说她一直跟钦慕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一起吃了午饭,又一起闲逛,然后替你们姑姑拎着大包小包的!”

    钦慕似是抱怨的说着,还无奈的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妈妈你累不累,回家我给你按摩!”

    橙橙立即从椅子里起来,趴在钦慕耳边问她。

    “累啊,不过我儿子还会按摩了呢?”

    钦慕是真的很意外,也很惊喜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橙橙扬起下巴,骄傲的说了俩字。

    钦慕转手去摸了下他的脸蛋:“快点坐好,回家后再说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橙橙乖巧的去坐好,然后等待到家给妈妈展示他的好手艺。

    穆熠宸一直没说话,车子里的气氛也难得这么好。

    钦慕仔细一想,其实只要不是他们俩单独,便是很好的。

    孩子们真的能让她不怎么舒服的心变得很软和,钦慕情不自禁的弯起嘴角,然后望着窗外,前面的路灯渐渐地全都亮了起来,成了一道别样的风景线,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回到公寓后,天已经黑到底,欢欢还哼着歌,一蹦一跳的,特别开心的走在前面,橙橙在钦慕的边上,跟钦慕差不多的步伐,但是并不多言。

    钦慕偶尔低头,看着自己儿子这么乖,心里隐隐的发疼,或者是因为她,才让橙橙变的这样安静。

    她情不自禁的牵起他的手,跟他聊天。

    穆熠宸自始至终都不怎么说话,只是偶尔跟儿子眼神交流。

    回到公寓以后穆熠宸脱掉大衣便去了厨房里,先给他们烧水喝,然后准备晚饭。

    钦慕软趴趴的在沙发里趴着,享受着儿子女儿的‘按摩’。

    “妈妈,舒服吗?”

    欢欢按摩着她的肩膀上问,还翘着兰花指,可想而知会不会舒服啦!

    “嗯!舒服!”

    钦慕懒懒的答应着。

    “妈妈,力道合适吗?”

    橙橙骑在她腰上按着她的肋骨处,不轻不重的,却有点难受。

    “嗯!还行,稍微往下一点会更好!”

    钦慕忍着痛好声的跟她宝贝儿子提醒。

    橙橙再接再厉,赶紧的挪了地方:“这样呢?”

    “这样就很舒服了!”

    钦慕答应着,被他们俩那点力道折磨的有点犯困了。

    敷衍,也是要付出力气的啊!

    穆熠宸后来从里面出来,姐弟俩使了个眼色,然后就一起撤了。

    穆熠宸坐在她腿边,将手轻轻地放在她腰上。

    钦慕本来就要睡着了,但是突然被摁的很舒服,有点享受的又清醒了:“这是谁摁的这么好?穆程阳你技术长进不少哦!”

    橙橙跟欢欢站在旁边不说话,咬着小嘴唇忍着笑,心想才不是我呢,是爸爸!

    欢欢跟橙橙挑挑眉,那眼神仿佛在对她弟弟说:看吧,还是爸爸厉害。

    橙橙耸肩,表示同意她的说法,然后姐弟俩便一起跑了。

    钦慕也是听到那混乱的脚步声,才突然感觉不对,一扭头便要看清他,却听他沉默的声音:“别动,大概是昨晚着凉了,身子才会这么乏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啥,听着他说这样家常关心的话,叫钦慕心里觉得不得劲,但是她没有动,很舒服是真的。

    晚饭四菜一汤,钦慕每回看着穆熠宸煮的饭,总觉得很羞愧,但是还是端起碗来,有的吃就吃呗,她不挑食。

    “妈妈晚上你别走了好吗?我们不想早上醒来看不到你!”

    欢欢捧着米饭碗,吃之前对钦慕提要求。

    钦慕看了她一眼,眼睫微动,然后嗓子眼里发出来一声:“嗯!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尴尬,她悄悄地低了眸,将脸埋进汤碗里。

    穆熠宸看着她耳后粉粉的一团,嘴角几不可查的上扬。

    “那妈妈跟谁睡?”

    橙橙看着他爸爸妈妈,突然羞涩的笑着,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钦慕刚喝了一口汤,听着她儿子那阴阳怪气的一声问题,呛得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穆熠宸放下筷子去替她顺着背,无奈的轻叹一声:“喝点汤怎么还呛着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还问我?”

    钦慕被呛的眼冒金星,不爽的反问穆熠宸。

    橙橙跟欢欢看着,这下他们爸爸也不说话了,原来最厉害的还是妈妈呢!

    吃过晚饭后俩小的乖乖的去洗澡,穆熠宸说把主卧的浴室借给钦慕用一下,钦慕哼了一声,上楼去洗澡,穆熠宸便在楼下简单的冲了一下。

    九点多,一家四口集体穿了睡袍,一起看柯南,欢欢跟橙橙一个比一个看的认真,钦慕有时候也跟着紧张,只有穆总,悄悄地观察他旁边三个伸长着脖子,呆滞的眼神的人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钦慕也会露出那种表情来,很多剧集他们分明小时候就看过了,可是她……

    是忘记了?

    也或许吧,就连他,还不是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穆熠宸拿起手机随便的翻看着,发现微博上倒是很热闹,下午这几个女人一起逛街竟然上了热搜,钦慕用的包包被圈了出来,价值三十八万。

    穆熠宸不自觉的轻笑,因为下面第一条留言就很酸,而这个留言的头像,嗯,不是他穆家二小姐又是谁呢?

    穆倾心的留言下面又是几百条评论,全都酸溜溜的,看着像是穆倾心的人呢,对了,穆倾心也因为长期爆料穆家大少跟大少奶奶的新闻有一众粉丝了。

    钦慕后来随便看了他的手机一眼,看着看着,身子便倾斜了过去,肩膀眼看就要靠着他的。

    那些留言,什么乱七八糟的?

    她用个包还要被这么圈出来?

    穆熠宸的身子也稍微倾斜,用不赞同的眼神低低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钦慕觉得手机距离她远了些,才抬眼,发现被凝视,立即又直起身子,心虚的看电视。

    穆熠宸却是没说话,把手机一关,看他儿子女儿:“十点了,你们俩该睡觉了!”

    “哦!那你们俩要不要睡觉呢?”

    欢欢放下遥控器从沙发里弹起来,转眼看着他们夫妻问。

    穆熠宸只是下意识的看钦慕,钦慕被看的不自在,吞吞吐吐的说:“我,我们睡不睡觉还用你们管,快去睡!”

    钦慕有点凶,可是欢欢一点都不害怕,还捂着嘴笑,笑了会儿又说:“妈妈你的脸好红哦!”

    “就像是奶奶今天买的苹果一样红。”

    橙橙也凑热闹。

    钦慕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俩也快点上楼去休息啦,妈妈你不是身上乏嘛,找爸爸给你按摩哦,爸爸的按摩技术一流。”

    欢欢去拉钦慕,橙橙也赶紧去拉着她。

    钦慕无奈的站了起来,不服气的问:“谁说的?谁说的他按摩技术一流?”

    “你啊,你以前经常说的!”

    欢欢立即回应她。

    钦慕……

    有种想要抽自己嘴巴的冲动,她以前经常说那种话吗?

    嗯,她以前肯定总很正经的夸赞穆总的手艺好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真是自己给自己挖的坑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别闹了好不好?我又不是小孩子,喂……”

    钦慕是被硬推进去的,自然,人家穆总是自愿进的。

    “妈妈,今晚跟爸爸一起睡哦!”

    “要让爸爸亲亲哦!”

    “要让爸爸抱抱哦!”

    “还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脱光光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!”

    “哎呀!小孩子家家的想什么呢,睡觉去啦!”

    最后那句是欢欢数落说话越来越小声的橙橙的。

    俩小家伙一溜烟就跑了,但是门被从外面锁上了。

    钦慕听的面红耳赤,打算打开门好好地教训他们一顿,结果用力摁门把手却是打不开门,气不打一出来,转头就质问站在边上悠哉的打量她的男人:“你就这么教他们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已经很久没教了吗?”

    “很久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一年多!”

    钦慕气的要死,想要训斥他,结果他又来这么一句,瞬间她就没了话好说,转过头去不看他,尴尬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把门打开!”

    钦慕冷静了两分钟后才又对他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打开,但是我没钥匙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钥匙?那他们俩,是怎么有钥匙的?还不是你给的吗?”

    面对穆熠宸的镇定自若,事不关己,钦慕真的要被气疯了,用力的扶着自己的额头,费尽力气才说出这段话来。

    “的确不是我给,你别忘了,他们还有个不嫌事多的姑姑。”

    甩锅,这种事,很容易。

    钦慕看着穆熠宸那么认真,也不像是撒谎,再想想穆倾心,的确是很有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来的人,不自觉的气馁的双手叉腰,驼着背朝着沙发那里走去,坐下后又重重的叹了声。

    穆熠宸发现,她这趟回来就不愿意上他的床了,这严格意义上来讲,其实也是她的床,即便她怀疑他跟陈小伊有点什么,但是她心里,他就那么容易把女人带到他们的床上来?

    她钦慕未免也太看不起他。

    “我睡沙发好了!”

    钦慕无奈,打算让一步,反正已经被锁住,也只能这样了。

    说完就躺在沙发里挺尸。

    穆熠宸也没说别的,便上了床。

    床上又宽又软,为什么要睡沙发?真是想不开。

    穆熠宸拿着手机随便把玩着,房间里的灯光还亮着,其实谁也无心睡眠。

    何况穆熠宸的手机很快就响起来了,这已经是他手机今晚第,N次响起来了,但是这是他第一次接起来。

    钦慕觉得他要是接了就肯定会出去的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玩吧,我家锁坏了,不能出门。”

    穆总啊,穆总就是那么一本正经,特别从容不迫的,沉稳轻盈的,说出那话来。

    钦慕简直要惊掉下巴,怎么就忘记他们家穆总是多么的厚颜无耻了呢?

    穆熠宸挂掉电话后又看向沙发里:“要不要上来?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死都不要!

    她倔强的声音传入他耳朵里,穆熠宸轻笑了下。

    钦慕仰头看他在床上那么悠哉的笑她,他肯定笑她傻,有床不睡。

    要是以前,她肯定会让他睡沙发的,她干过很多次这种事,可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钦慕也觉得自己有点傻,那次他分明跟她解释了,没有女人睡过这张床,可是不知道怎么的,她就是很委屈,她不愿意上去,在沙发里还好点。

    “上来吧,你本来就有点着凉,今晚再睡沙发,会感冒。”

    穆熠宸特别体贴的对她说这话,而且特别的温柔。

    可是钦慕就总觉得有陷阱,他们俩都要离婚了,那种事,还是能不发生就不发生吧。

    所以她抗拒:“我就在这里,挺好!着凉了我也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你更怕我?”

    穆熠宸问她,隔着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“你别拿话激我,没用。”

    钦慕又在沙发里动了动,找个舒适的姿势,那话说的也不软不硬的,却是很倔强。

    “我干嘛激你?我又不是没做过!”

    穆熠宸说完这句话,房间里安静了一分钟。

    钦慕也的确是找不到话题跟他说,也的确是不想说了,因为这话题不管怎么聊,都能被穆总带到沟里去。

    不过比起以前,他现在的确不那么直率了,她还记得她初来荣城的时候,他就是去酒店找她睡觉的,说的明明白白,清清楚楚,那时候……

    那时候,其实她又何尝不是耿直,有什么说什么,现在的他们,很多事情都藏在了心里,不到万不得已,都不会再轻易的表达出来给彼此。

    是因为比以前更在乎了,才害怕伤了对方,所以才不敢说了吗?

    还是累了,倦了,想要安静的生活而已?

    “那要是谈离婚的事情呢?”

    穆熠宸突然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次钦慕有了动静,坐了起来,双手撑着身体两侧的沙发沿,眼睛直直的盯着床上半躺着的男人。

    穆熠宸漆黑的眸子便也抬了抬,看着她。

    房间里异常的冷静,她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穆熠宸便一直抬着眼,拭目以待。

    钦慕却没走过去:“这件事我早就想谈了,要谈就好好谈,你起来,我们认真谈。”

    “我累了!睡觉!”

    穆熠宸眼眸一暗,淡淡的一声,转身,躺好。

    “喂!穆熠宸你,你起来了!”

    钦慕生气,双手叉腰走过去,站在床沿看着他又吼:“你自己说的要谈!”

    “现在又不想谈了!”

    穆熠宸的声音,有点幼稚,孩子气的,像是后悔这个话题的开始。

    钦慕嗓子眼里有些不舒服,却是越发的不容许他这么耍她,抬手就去抓他的手臂,用力拉他:“穆熠宸你给我起来,你给我说清楚,穆熠宸……”

    她有点拉不动他,也是啦,他比她高那么多,比她力气大那么多。

    “穆熠宸你起来给我说清楚听到没?”

    她大吼着,用力拉他的手臂,他没反应,她身体却摇摇欲坠。